翻译在应对法律语言模糊性中的策略 Translating Tactics on the Fuzziness of Legal Language

翻译在应对法律语言模糊性中的策略

Translating Tactics on the Fuzziness of Legal Language

法律规定了人们的权利和义务,是人们为社会行为的指导规范,因此,法律 规定必须明确清晰,不能含混不清,同样,作为法律载体的法律语言也必须准确、 清晰。然而,事实却是在法律语言中存在着大量的模糊性词语、模糊性表述。模 糊词语存在于法律语言中的原因很多,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原因,总之法律 语言中使用模糊词语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模糊词语的使用有其特殊的无可替代的 作用。既然模糊性客观存在于法律语言中,则作为法律交流桥梁的法律翻译就不 得不对该问题予以重视。以往关于法律语言模糊性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法律英语 中,研究法律英语的模糊性及其翻译,从英译汉的角度予以探讨,而本文恰恰相 反,本文主要分析中国法律语言中的模糊性现象,包括法律法规及司法语言等, 从汉译英的角度予以探讨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本文选取的例子来自中国的法律 法规及司法实践,大部分取自刑法、民法通则及合同法,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广 泛性。本文共有四章,第一章简要介绍了模糊语言学理论;第二章分析了法律语 言模糊性的原因;第三章分析了法律语言模糊性的积极功能和消极作用;第四章 探讨了奈达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及在该理论指导下的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最 后对本文进行总结。

[关键词]模糊性,功能对等,法律翻译

The laws stipulate people’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and guide people’s social conduct, thus the provisions in the laws must be concrete, clear and specific. In the meantime, legal language, as the carrier of the laws, must be clear and accurate. However, the fact is that there are a lot of fuzzy words, fuzzy expressions in the legal languages. The reasons why the fuzziness exists in the legal language are various, both objectively and subjectively. In a word, it is necessary and unavoidable to use fuzzy words in the legal language because of its special function. Since fuzziness is popular in the legal language, then the translator shall pay attention to it when working on the legal translation, which acts as the bridge between different legal cultures. In the past, the research on the fuzziness mainly refers to legal English, the fuzziness in the legal English and its translation, but to the contrary, this paper mainly analyses the fuzziness in Chinese legal language, including the legislating language and the jurisdiction language, and discusses how to translate the fuzzy words, fuzzy expressions in the legal Chinese. The samples in this paper mostly come from Chinese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jurisdictional practice, especially from the Criminal Law, the Contract Law, the General Civil Law, etc.. This paper is composed of four parts. In the first chapter, the author analyzes the development of fuzzy language; the second chapter is about he reasons of the fuzziness in the legal language; the third chapter focuses on the positive functions of the fuzzy words in the legal language and the

negative influence of the fuzzy words in the legal language; the fourth part discusses the legal translation an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fuzzyness in the legal language; and the last part is the conclusion.

[Keywords] fuzziness, functional equivalence, legal translation

引言

第一章模糊语言学研究综述 2

第一节模糊理论的产生及发展 2

第二节模糊性的界定 3

第二章法律语言模糊性的成因 3

第一节客观原因 4

第二节主观原因 9

第三章法律语言模糊性的积极功能与消极作用 12

第一节 积极功能 12

第二节消极作用 16

第四章模糊性法律语言的翻译 19

第一节法律翻译研究现状 19

第二节功能对等翻译理论 21

第三节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策略 22

1、词汇对等 22

(一)直译 22

(二)模糊译为准确 24

二、句法对等 25

(一)增词减词 25

C二)排除词汇的普通意义 27

三、文体对等 28

C-)选择专业的法律用语 28

C二)使用恰当的句子结构 29

《三》力口强语言修养 30

四、创造新词 31

结语 33

参考文献 35

后记 38

 

翻译在应对法律语言模糊性中的策略

引言

法律规定了人们的权利和义务,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告知人们哪些行为是可以 做的,哪些行为是不可以做的,哪些行为是合法的,哪些行为是非法的,是指导 人们行为的社会规范,是执法机关执法的依据,因此法律规定必须明确具体,不 能模棱两可。同样,作为法律载体的法律语言也必须准确、清晰、明确,不能含 混不清,否则就不能明确公民的具体权利和义务,无法真正发挥法律的行为指导 作用。因而,准确性是法律语言的生命线,用词准确是法律语言最重要的特点。 然而实际情况却是,法律语言中充斥着大量的模糊性表述,尤其是模糊词语。有 学者初步统计,我国《刑法》法条,从《总则》到《分则》运用模糊词语共一百 余条,占全部条文的50%以上。।很多人认为,模糊语的大量使用是立法粗疏的表 现,不符合法律语言准确性的特征,并进一步有损法律的明确性。然而,事实恰 恰相反,模糊词语的使用在法律领域中起着无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它们的使用使 得法律语言表达更加准确、严谨、周密与简洁,增强了法律的适应性,同时又给 了司法人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体现人文主义精神等。

本文从语言的模糊理论入手,先分析了法律语言模糊性出现的主客观原因, 探讨了模糊法律语言在法律领域起到的积极作用及其弊端,同时,为了更好地发 挥模糊性法律语言的正功能,笔者对模糊性法律语言的使用简单提出了两点建 议。鉴于法律语言模糊性存在的必要性及其发挥的重要作用,法律翻译对此也必 须予以重视。在本文的最后一部分,简要分析了法律翻译的研究现状之后,以尤 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翻译理论为指导,对法律语言中存在的模糊语提出了几点翻 译策略,并结合我国法律法规中的一些翻译实例予以阐释。

1王洁:《法律语言学教程》,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17页。

第一章模糊语言学研究综述

第一节模糊理论的产生及发展

语言是一种客观存在,语言的模糊性与语言一样也是客观存在,语言的模糊 性现象早已司空见惯。我国春秋时期的《易经》中有这样的句子:“上下无常, 刚柔相易”;《老子》中有“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声音 相和,前后相随”的句子。2这些说法可以说是我国早期的思想家对模糊性认识 的朴素记录。

在西方,古希腊哲学家最早关注模糊现象。后来德国学者安东玛尔蒂(Anton Marty)在其所著的《对普遍语法和语言哲学的基础的研究》一书中最早对语词 的模糊性作出了科学的解释:“我们所说的模糊是指这样一种现象,即某些名词 运用的范围是没有严格界限的。”,英国哲学界B•罗素(B. Russell)在《论模糊 性》(Fuzziness, 1923年)一书中指出“整个语言或多或少是模糊的”。美国学 者马克斯•布莱克(MaxBlack)在《论模糊》(Fuzziness, 1937年)的论文中, 提出词的模糊性是指词的运用的“限定范围和这个范围的界限缺乏明确的界定”, 还指出了模糊性和精确性的相对性质。196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控制论专 家扎德(L.A. Zadeh)教授在其发表的论文《模糊集》(Fuzzy Sets)中最先使用 Fuzziness表达作为科学概念的模糊,并将模糊理论形式化、数学化,从而使这 一理论引起世人的高度瞩目,并逐渐发展为几门独立的学科:模糊逻辑,模糊数 学和模糊语言学。

在扎德(LA Zadeh)教授提出的模糊集合论提出之前,传统的二值逻辑认为, 客观存在的事物是有明确界限的,它要么属于集合A,要么属于非集合A,不存 在既属于集合A又属于非集合A的情况。然而,现实世界中存在大量的既是A又 是非A的排中律破缺现象,许多客体之间是没有明确界限的。例如,“好”和“坏” 之间,“轻”和“重”,“胖”与“瘦”之间并不存在截然分明的界限,它们之间 有互相重叠的地方。对此,扎德指出:“这种不能精确划定范围的‘类别’,在 2朱前鸿:《词语的模糊性及其对法律实务的影响》,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4页。

,转引自朱前鸿:《词语的模糊性及其对法律实务的影响》,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4页。

人的思维中,特别是在模式识别、信息传递和抽象中都起着很重要的作用”。4因 此,扎德提出了模糊集合论的观点,即用模糊集合的方法来研究模糊概念、处理 模糊现象。

模糊语言学在我国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末。1979年,北京师范大学语言 学家伍铁平教授在第4期《外国语》上发表论文:“模糊语言初探”,被认为是我 国最早运用模糊理论对语言模糊性进行研究的论文,标志着模糊语言学在中国的 诞生。

第二节模糊性的界定

伍铁平在《模糊语言学》中指出,语言的模糊性是指语言界限的不确定性。 语言的模糊性表现在语音、语意、句法、词汇和篇章等各个方面。其进一步指出, 模糊类是指“其界限不是泾渭分明地确定好了的类别”。王逢鑫认为,模糊性“从 狭义上讲,专指语义界限不清。从广义上讲,模糊性是不确定性、不精确性、不 清晰性的概括词,是与确定性、精确性清晰性相对而言的。”5由此我们可以认为, 语言的模糊性集中表现在语义方面,是指语言表达中对语义界限不清的词语的使 用。本文中提到的语言的模糊性就是指的词语的语义界限不清。

第二章法律语言模糊性的成因

准确性是法律语言的生命线,用词准确是法律语言最本质的特点。从立法语 言的角度看,立法语言规定的是全体公民的行为规范,是人们的行为准则。因此, 立法者必须要用高度准确的语言表达其立法意图和具体的法律内容,以便全体公 民了解自己享有的权利和义务,以法律规范指导自己的行为。而在司法语言中, 准确用词更为重要,因为司法工作的每一个环节都跟当事人的命运息息相关,特 别是在刑事案件中,用词的准确与否直接关系到案件的当事人有罪还是无罪,罪 轻还是罪重,所以司法人员在语言的使用上要特别慎重,一丝不苟。虽然我们一

4转引自伍铁平:《模糊语言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

5转引自乐琴,王艳燕:《法律语富的模糊性及翻译策略》,载《今日南国》2009年02月

(总第115期)。

再强调法律语言必须要准确、清晰,但是这并意味着不得使用模糊语言,如杜金 榜教授认为“从立法阶段开始,尽管立法者尽力追求法律的针对性和准确性,模 糊性仍然是难以消除的现象,模糊性贯穿在法律活动的整个过程,法律语言正是 在准确性和模糊性之间求得平衡。” 6这说明法律语言不仅仅只需要准确性,只 要确切的词语,恰恰相反,在法律语言的实际使用中,充斥着大量的模糊词语, 模糊词语在法律语言中是不可缺少的,因为表义的准确、完备往往是靠确切词语 和模糊词语共同完成的。著名语言学家伍铁平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一般说 来,在法律领域总是力图使用精确词语,避免使用模糊词语,但是即使在法学中 有时也必须使用模糊词语,而不能处处使用精确词语。7造成法律语言模糊性的 原因很多,本文主要讲述一下几种。

第一节客观原因

一’模糊性是语言的固有属性

从语言哲学的角度看,语言本身具有模糊性。语言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 斯坦提出”……模糊是自然语言的一个构成要素”)日本模糊工程学学者寺野 寿郎宣称:“语言在本质上是模糊的”,“模糊性的典型是语言”。°而语言和法 律关系密切,语言是法律的载体,是法律最主要的表现方式。A •考夫曼和N •麦 考密克指出:“法学其实不过是一门法律语言学。”美国法学教授皮特蒂尔斯 玛(Peter M. Tiersma)在《法律语言》(Legal Language) 一书中感慨:“没有多 少职业像法律那样离不开语言。”他认为,“法律就是言语的法律”,“道德和习俗 也许是包含在人类的行为中的,但是法律却是通过语言而产生的”。由此可见, 法律离不开语言,立法、执法、司法、法学研究等都离不开语言。很多法律问题 其实就是语言问题。而既然模糊性是语言的固有属性,因此作为自然语言变体之 一的法律语言就必然地具有模糊性。而且事实上法律语言的模糊性是客观存在 的,贯穿于法律活动的整个过程。威廉姆斯在其名著《语言与法律》中一段话非 6杜金榜:《从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到司法结果的确定性》,载《现代外语》,2001(3)。

7伍铁平:《模糊语言学与术语学》,载《贵阳师专学报》1991年第2期。

8伍铁平:《模糊语言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37页。

9寺野寿郎:《模糊工程学-新世纪思维方法》,辽宁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5-39页。

10转引自廖美珍:《法庭语言技巧(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7页。

常精辟:”构成法律条文的语言,或多或少总有不明确之处。语言边缘之处的边 缘意义(fringe meaning)一片朦胧,极易引起争议。而其究竟属该语言外延之内或 之外,亦难断定……,此非立法者的疏忽,而系任何语言所难避免。”“成文法诞 生后,与之相关的法律解释也伴随而生,也说明法律语言存在模糊性,需要立法 者通过解释予以明确。

二、法律语言本身的特征

(-)许多法律术语缺乏明确具体的语词对象

“法律语言中有些法律词语缺乏明确可指的语词对象,它们所指对象模糊, 很难说出它们具体指的是什么,我们找不出它们与客观事物的一对一的、直接而 明确的联系。” 12比如,当我们说猫、狗、房子、汽车、树、医生、护士这些词的 时候,我们脑子里自然就会反映出这些词所指的具体形象,明白的知道这些词到 底指的是什么,然而当我们说起权利与义务,自由,公平、公正等法律术语的时 候,我们的脑子里就不会显现出一个具体的形象,这就使得我们对该类术语的含 义理解会产生模糊。这是因为这些术语没有明确可指的语词对象。但它们是有意 义的而且表达一定的含义,为了让大家对这些术语的意义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就 需要对这些抽象的模糊的法律术语进行定义。但问题是对这些抽象法律术语的进 行定义必须借助于其他模糊抽象的概念,这就使得“法律语言基本上就成为抽象 概念的展览了 ” 巴

(二)大量可分级形容词的使用

不论是在英语还是在汉语中,都存在着形容词的分级。在英语中形容词有原 级、比较级、最高级之分,如原级bad (坏),比较级worse,最高级worst;原 级little (小的,少的),比较级less,最高级least。同样,在汉语中也存在形容 词的分级使用,如轻微,较轻微,严重,较严重,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 别巨大,重大损失,特别重大损失等等。在法律条文中,这类分级形容词的使用 也很普遍,用以区分罪与非罪,判定罪重与罪轻,从而根据法律规定适用合理的 刑罚。例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公司、

11梁慧星:《民法解释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15页。

12康响英:《论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及成因》,载《求索》,2005年4月。

13陈忠诚:《法律英语阅读•综合法律》,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3页。 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 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 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再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 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 负责任或者滥用联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 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重大,特别重大这些形容词之间不存 在鲜明的分界线,这些词在形容的度上有互相重叠的地方,因此,大量可分级形 容词的使用是造成法律语言模糊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法律术语定义的不确定性及一词多义

法律术语是法律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很多的法律术语在不同的法律语 言、法律制度中概念定义并不统一,这也是造成法律语言模糊性的原因之一。一 个典型例子就是“未成年人”(minor)。在世界各个国家,未成年人作为一个特 殊的群体,其合法权益受到每个国家的重视与保护,因此准确界定“未成年人” 的定义就显得格外重要。然而因为各国人民生理发育的差异,因此不同的国家对 未成年人的年龄有不同的规定。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 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人。而“法国、奥地利、意大利、比利时、荷兰、泰国等国以21岁为成年;日 本、瑞士等国以20岁为成年;英国、匈牙利、土耳其、南斯拉夫、罗马尼亚、 保加利亚同中国一样以18岁为成年” \由此可见,各国对成年年龄的不同规 定反证了 “未成年人”(minor)的语义模糊。

其中还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死亡”(death)。“死亡”在日常生活中意义 很明确,就是失去生命,然而当该词出现在法律语言、法律领域中,则作为法律 专用术语的“死亡”表达的意义就绝非日常用语表达的意义那样简单。恰恰相反, 作为法律专用术语的“死亡”,它的语义边缘非常模糊,存在着很多不确定的因 素,而由此导致的后果也是相当严重的,因此,究竟什么是“死亡”,法界没有 完全统一的标准。目前,学界确定死亡的标准有两个:“脑死”和“心死”。心死

14刘蔚铭:《法律语言的模糊性:性质与成因分析》,载《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3年6月。 即心脏停止跳动。“脑死”现已成为多数国家采用的标准,然而“脑死”的判断 也很复杂,至少要符合五个条件:严重昏迷;瞳孔放大或固定;脑干反应能力消 失;脑波无起伏;呼吸停止;而且这种症状要持续六小时而毫无变化。因判断标 准的复杂,在实践中准确判断“脑死”绝非易事。15相关法律术语定义的不统一 就导致了法律概念的模糊性及实践中操作难度的增加。

一词多义引起的法律术语的模糊是法律语言中的一个焦点,而且占有较大的 比例。法律语言中有很多日常词汇,然而这些日常词汇一旦进入法律文本就有了 截然不同的含义。没有受过法律教育的普通人在法律语言中碰到这类普通词汇时 往往就会因为不能准确辨析其在法律语境中的不同意义而导致对法律条文、法律 文本或者其他法律文件的理解出现偏差、模糊。所以,为了能够准确理解法律文 本表达的含义,我们在阅读法律文本、法律文件时,必须排斥词汇的普通意义, 明确其特定的法律专门意义。例如complaint,在日常用语中意义为抱怨,而在 法律英语中则表示控告、起诉;box最基本的含义是箱子,而在法律英语中则指 法庭中的证人席;offer的日常含义主要是提出、提供,而在法律英语中则指“要 约、发盘”。再如,He delivered a lengthy apology.在法律语境中,apology表示 “辩护”的意思而非其原本的“道歉”。如若不能明确辨析该类法律术语的含义, 就会造成理解障碍,从而无法准确理解法律文本所要传达的意思。

法律专用术语的一词多义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法律词语是有限的,但是法律 事实却是无限的,不可预测的,用有限的法律词语来表达无限的法律事实,模糊 性在所难免。但是,我们又要看到,以少量的语言单位来表达丰富的法律概念又 是非常经济的,而且符合语言发展规律。“从词本身包含的概念来说,一个词, 其词义越多,含量越大,也就越模糊。但是词本身又受一定的语境所约束。所以, 在一定的语域中,它们的含义相对地说是明确的。”I’因此,法律专用术语一词多 义引起的模糊可以在法律的语域中解决。

三’ 法律现象的复杂性及人类认知的有限性

世界是无限发展的,而人的认知能力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是有限的。不管人 们如何积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人们都不可能对所有的出现的、未出现的法

15刘蔚铭:《法律语言的模糊性:性质与成因分析》,载《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3年6月。

16钟颖:《模糊语与模糊语修辞》,《修辞学论文集》第一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律现象、法律行为做出明确的界定,止匕外,让语言对未出现的法律现象、法律行 为做出科学的预见或正确的判断也是不现实的,因此这就使得法律语言中模糊性 的存在不可避免。

现实生活中,法律现象纷繁复杂、层出不穷,有限的法律规范不可能尽数包 容所有的社会行为。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新事物、新行为的出现也 对原有的法律概念提出挑战。例如,克隆人的出现会不会改变现行“父母”的定 义?应病人要求,对垂危病人实行安乐死是不是“杀人”?此类新问题的出现使 得原有的法律概念变得模糊起来。而人们的主观认知能力是有限的。这就使得无 穷无尽的客观存在同有限的认知能力形成一对矛盾统一体。语言学家霍克斯说过 “空间和时间事实上是一个连续体,没有固定的不可改变的界限或划分,每种语 言都根据其自身的特殊结构去划分时间和空间。””对于未出现的法律现象、法律 行为,在人们没有对其认知前,要对其作出科学的预见,并作出科学的解释是不 可能的。洛克认为“当我们用词汇把这样形成的抽象观念固定下来时,我们就有 发生错误的危险。不应该将词看作是事物的准确图画,它们不过是某些观念的任 意性规定的符号而已,随时都有改变的可能。”密

正是由于法律现象的复杂多变及人类认知能力的有限性,法律制定者不可能 对所有出现的、未出现的法律现象、法律行为做出明确的界定,无法用语言对这 些法律现象、法律行为做出科学的预见或正确的判断,所以立法者制定的某部法 律的内容再完备,也永远不可能完全涵盖现实生活中的所有情形,更不用说对未 来的预测。为了使法律规则适应生活的多样性,使法律具有广阔的适用性,法律 规则的表述就必须具有抽象性和概括性,措词要有一定的回旋余地,而不宜把事 情说得非常绝对。另一方面,稳定是法律规范的基本要求,法律规范不能朝令夕 改,否则将有损法律的权威,也会使得人们没有一个确定的、普遍遵守的行为标 准。然而社会现象不仅复杂,而且层出不穷,一直处于变化发展之中,因此法律 的稳定性与社会现象的多变性之间产生了矛盾。而法律规则中语言的模糊性则可 以使法律规则在保持相对稳定不变的情况下适应社会变化发展的需要,从而解决 这种矛盾,使人们有法可依,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社会秩序。

作为国家强制性行为规范的法律,肩负着治国安民、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公

17转引自王建:《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及准确运用》,载《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06年第2期。

转引自徐国栋:《民法基本原则解释》,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41页。 民权利的重任,所有的公民在所有地方所有时间都得按法律遵行。所以,法律必 须相对稳定,不能朝令夕改,否则,不仅令人们无所适从,而且也将损害法律的 权威性和严肃性。但同时,法律的适应性又不能因为稳定而失去活力,这就要求 法律必须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对那些在可预见的未来必然出现或者出现可能性很 大,而目前尚未充分显现的社会行为作出超前规范,以便使法律在未来也具有适 用性。然而,这些行为既然是未来的,尚未充分显现的,则其特性、类属边界也 就不可能是十分清晰、非常确定的。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法律只能使用精确词语, 作精确表述,显然是不合理、不现实的。而选用适当的词语做模糊的表达是必然 的选择。例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国家保护 名胜古迹、珍贵文物和其他重要历史文化遗产。

上述例子中的“其他重要历史文化遗产”这一模糊用语,不仅涵盖了现在已 有的一切,而且对于现在未知、未来有可能发现的一切重要历史文化遗产具有同 样的适用性。

法律肩负的使命要求法律表述周密,覆盖全面,不能有缺失和疏漏,然而由 于社会现象的复杂及人类认知能力的有限,法律无法将它们一一列举,但又不能 因此而失之于疏漏,所以使用模糊语言往往就成为必要的选择。

第二节主观原因

一’特定语言风格的要求

在一些特定的语境或场合中,特别是在立法语言和司法语言中,法律的制定 者、法律语言使用者有时出于某种需要有目的地使用模糊语言,从而形成模糊的 语言风格。从该角度讲,模糊法律语言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价值。

法律语言最重要的语体特征是庄严性。法律规范是国家制定和认可的,它代 表了统治阶级的意志,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其实施。它具有普遍的约束力和无上 的权威性。司法文书是实施法律过程中依法形成的文字材料,一旦生效(指有法 律效力的文书),则具有和法律同样的权威性。法律语言作为国家法律和司法文
书的语言表达形式,必须具有浓重的庄严色彩,唯其如此,才能和法律的权威性 与强制力保持一致。如果破坏了法律语言的庄严性,无疑也就破坏了国家法律及 司法文书的庄严性和权威性。因此,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时对词语的选用慎之又慎, 要充分显示法律语言庄严性的特点,维护法律的权威。例如根据我国《刑法》第 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 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该条文中,“暴力”、“颤退’、”真怩方 法”、“猥亵”及“侮辱”均采用了模糊的表达,立法者并没有一一列举何种行为 为暴力、胁迫行为,也没有罗列何种行为属于猥亵、侮辱妇女,立法者采用模糊 的概括语言,一方面确保了该条文的广泛适用性,另一方面保证了法律规范用语 的凝练、庄严。

而在司法语言中,模糊法律语言的应用更为广泛。如在侦查过程中对案犯体 貌特征及其活动范围的推定等,就必须使用模糊词语才更为准确。

案犯张某某大约25岁左右,身高1. 70米上下,经常在西单一带 活动,并经常出入高级宾馆、饭店……

上例中如果把划横线的模糊词语去掉,或者改为确切词语,表义反而不恰当, 结果可能就把真正的犯罪分子漏掉。这是因为精确的数字是很难靠人的直觉和直 观来准确判断的,而且犯罪分子的行踪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不宜把其活动范围划 得太死,否则不利于有效地追踪犯罪分子。

一般来说,司法语言主要在以下几种情况下使用模糊语言:

第一,侦查阶段涉及推定行为人的体貌特征和圈定行为人的活动范围的内 容,要适当使用模糊语言;(见上例)

第二,涉及国家机密的内容和隐私案件的,案情表述应该选用一些模糊语; 第三,涉及反动言论、污言秽语、庸俗情节、侦查手段等的内容应该使用模 糊语;

第四,起诉书和判决书的理由部分,也应使用具有一定概括性的模糊语; 第五,在叙述事实的过程中,把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用模糊语一带而过,可 以使语言更加精炼,比如“多次”、“等地”、“大量”、“许多”等等。 19

孙懿华,周广然:《法律语言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07页。

二、立法者的主观因素

从法律实践的角度看,有时将法律词语的含义作出精确、清晰的规定反而不 利于法律规则的适用。允许法律词语出现模糊,是立法者出于法律实践的考量, 因为“立法机关考虑法律不能包容诸多难以预料的情况,不得不把补充和发展法 律的部分权力授予司法者,以模糊规定或不确定的方式把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交 给了法官”。2。因此,为法的适用留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的必要使得法律语言具有 模糊性。严峻的法律不可能把具体纠纷中层出不穷的事实组合包揽无遗,同时有 限的法律规范也不可能对应所有的社会行为,而且在立法过程中难以十分准确地 对事物进行一一界定,它们存在互相重叠、互相渗透的地方,立法者不可避免地 要运用模糊性的表达法,以期最大限度地包容无法准确界定的事物,使法律具有 广泛的适用性、概括性与包容性。再者,在法律条文中明确界定或罗列全部情节, 不但会给执法者带来被动,而且会留下法律漏洞,被有心之人钻空子。

因此,为了法律适用的广泛性,体现出法律“疏而不漏”的特点,有必要在 法律条文中使用一些模糊语言以给执法、司法人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使其在不 违背法律主旨的前提下,保证法律适用的适度灵活性。例如,我国《刑法》第十 三条的但书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该但书规定中模糊 语的使用就给了司法人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使其在不违背法律主旨的前提下, 适度施行法外之恩,不盲目扩大犯罪范围,以体现人道主义原则。

再如,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 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 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条文中“等物质”及“以其他危 险方法”模糊语言的存在就给了执法者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在实践中如果出现行 为人以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以外的方式 危害公共安全,且手段、危险性同上述行为相当的,则执法者就可以根据该条文 的规定,判定行为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罪名的成立,并进行处罚。实践 中对该条文的适用最常见的是行为人在公共道路上驾车冲撞不特定的行人。该行 为虽不是法律条文中明确列举的行为方式,然而危险性也相当大,严重危害了公 共安全,以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是合适且必要的。正是由于该

梁慧星:《民法解释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306页。

 

条文中使用了模糊语言,才扩大了该法律条文的适用性,避免了违法行为人钻法 律漏洞现象的出现。如果该条文中没有“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一模 糊表述,则1982年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姚锦云驾车肇事一案就无从认定一个具 体的罪名,无法追究姚锦云的刑事责任。由此可见,模糊词语的适用决不是无足 轻重、可有可无的。

第三章法律语言模糊性的积极功能与消极作用

在法律领域中使用模糊词语既有客观的要求,不得不然,又有主观的选择。 有时候,立法者起草法律法规条文的时候并不是非用模糊词语不可,立法者有选 择的自由。但是经过权衡和比较,立法者还是选择了模糊词语,原因就在于模糊 词语具有准确词语所不具有的积极功能和价值,模糊词语能使法律表述更为恰 当、有效,更能准确地表述客观对象、反映立法意图、法律理念,更合乎立法的 需要。英国语言学家Joanna Channell从语用学的角度阐述了模糊语言的十点语 用价值:“提供恰到好处的信息;不想说明详情;具有劝导性;词义中断的过度; 缺少具体信息;置换作用;自我保护;有力和礼貌;非正式的气氛;女性语言。” “在法律领域中适当使用模糊词语,“不仅不会使法律规范含糊不清,相反,会使 法律规范更加准确、严谨、周密”。所以,我们应该看到,模糊词语、模糊表述 在法律领域中的使用具有特殊作用,是精确词语、精确表述无法企及的。具体来 讲,模糊语言的积极作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节积极功能

一、扩充法律的包容量使表意既严谨又简洁

模糊性语言可以增强法律语言的灵活性,从而使法律更具普遍性和适用性。 由于社会生活复杂多变,作为规范整个社会的法律条文是无法把千变万化、形形 色色的行为方式、行为对象、行为动机、行为结果、客观情节、主观态度等全部

21 Joanna Channell: Fuzzy Language,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0 年版。

 

具体而准确地写入法律条文之中。这就意味着反映这些具体内容的概念的外延是 无法用一个或几个确切词语准确而明晰地划定的。这就决定了立法语言必须使用 一些具有一定概括性、包容性、抽象性的模糊词语,如“其他”、“任何”、“等”、 “必要的”、“合理的”等,以便使这些法律概念的外延扩大到法律所需要的范围。

正如杜金榜教授所说“立法所使用的有限的法律规范不可能尽数对应所有的社会 行为。在立法过程中,往往难以十分准确地对事物进行一一界定,立法者不可避 免地要运用模糊性的表达方式,以期包容无法准确界定的事物,使法律规范具有 广泛的适用性。”22法律现象纷繁复杂、层出不穷,难以穷尽,也无须一一列举, 但是法律表述又必须周全、严密,不可有疏漏。此时,选用概括力、包容力强的 模糊词语可谓上策,既可以免去罗列烦琐之苦,又可以收应有尽有之效。例如: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 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 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

其中的“等”“其他”便是概括力很强的模糊词语,在列举了几种主要的常 见的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之后,加上“其他” 一词一统括之,使得表述既简 洁又周密,既突出了重点,也兼顾了一般。因为众所周知,在现实社会中,危害 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方式五花八门、形形色色,远不止列举的这些,再加上未来 可能出现的犯罪方式更是举不胜举,要想尽数列举、无一遗漏,那是不可能做到 的,所以,选用模糊词语表达,就使得这一问题迎刃而解。既可以使法律表述严 谨、周密,又做到了行文的简洁。

除了在立法语言中使用模糊语言可以使法律表达更加准确、严谨、周全之外, 在司法语言中使用模糊语言同样能够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起诉书和判决书的理由 部分,一般会比较多的使用模糊语。因为起诉书和判决书的“理由”部分的内容 通常是由办案人员在对已知的案件事实进行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性意见,或者是 办案人员对本案事实的一些看法和总结,往往具有高度的概括性。这些内容如果 使用确切词语作准确的表述,必然会造成和起诉书、判决书事实部分的重复,所 以,“理由”部分适当地采用模糊语言,可以使法律文书更为简明而详实,更具 有可读性。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起诉书在概括林彪、

22杜金榜:《从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到司法结果的确定性》,载《现代外语》,2001 (3)。

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罪行时写道:

“在文化大革命中,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凭借其地位和权力, 施展阴谋诡计,利用合法的和非法的、公开的和秘密的、文的和武 的各种手段,有预谋的诬陷、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篡党篡国,企 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

这段起诉书所使用的几乎全都是模糊词语,是在具体犯罪事实的基础上提 炼、概括出来的结论性文字。这些模糊词语的使用,不仅表明了反革命集团的基 本犯罪事实,也同时防止了与犯罪事实部分在内容上的重复,此外还使得起诉书 显得简洁有力。

二、为法律的实施提供最大的可能性

梁启超在论述法律文辞必须要明确的同时,还强调要有弹力性。培根也说: 最良之法律,有最小的余地,以供判官伸缩之用也。这就告诉我们,法律用语要 使法律规范具有一定的弹性,不能僵硬,要给法律的适用留有适当的余地。因为 法律所面对的是千差万别的复杂现象,即便是犯有同样的罪行(比如都是抢劫, 而且抢劫的数额也相同)的两个人,细察之下往往也是不同的。也许是犯罪动机 不同,也许是犯罪情节不同,也许是犯罪的次数不同,又也许是犯罪导致的后果 不同……如此等等,如果法庭对案件审理时无视这些差异,对两人一刀切,作同 样的定性量刑,那么该判决即使是合法的,也不是合情合理、尽善尽美的,势必 会惹来一系列的争议与质疑。而如果立法者在法律规则中适当使用模糊词语,使 法律表述具有适度的弹性,赋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让法官在面对具体个案 的不同时可以发挥主观能动性,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在不违背法律主旨的前提 下,酌情处理,果真如此,则法与情、法与理有望在更大程度上实现和谐与统一。 例如: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有期徒刑。

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中华人

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

该法条中的“从重处罚”具有明显的模糊性,其使用既显示了立法意图:对 幼女实施特殊保护,严惩侵害幼女人身权利的犯罪行为;同时,给法官适度的自 由裁量权对犯罪行为定性量刑,法官可以根据具体的案情在法定刑(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幅度内给予犯罪分子较重的处罚。

再如: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为了使宪法能够更好地得到贯彻实施,在不违背法 律原则的前提下使用了大量诸如“平等保护”、“正当程序”、“公民自由”、“言论 自由”等的模糊性表达,以供法官根据现实情况灵活运用,有效地弥补了法律的 空白。正是这一举措,使得美国宪法自1787年制定以后,沿用至今,维护了法 律的统一,保持了宪法的稳定性,同时又使其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而发展,增强 了宪法的适应性和实用性。

由此可见,恰当的使用模糊语言,可以为法官的自由裁量提供适度的空间, 维护法律的稳定和统一,同时保证法律规则既有原则的刚性又不失其灵活性。

三、维护法律的庄严

法律表述涉及的内容包罗万象,纷繁复杂,其中有的属于公民个人的隐私, 受法律的保护;有的事关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法律有义务加以保密;有的则有 伤风化,有损视听,而法律不能任其污染社会……面对这样的内容,法律表述既 不能回避,也不能歪曲事实。也就是说,对这样内容的法律表述既要反映基本事 实,又不能有悖于法律的使命和职责,面对这一艰难的任务,精确词语难以完成, 而模糊词语则可以凭借自身的特点一展身手。这是因为,“任何模糊词语,语义 中心总是明确的,而语义中心是语义的主干部分,所以语义中心的明确也就保证 了基本事实的明确;而模糊词语的模糊仅限于语义的边缘部分,无论是外部边缘 还是内部边缘,在整个语义的构成中只占一小部分,不影响基本事实的明确性, 但这一小部分用来容纳不宜和不可明确表述的内容却是足够了。” 24

模糊语的这一功能主要体现在涉及公民个人隐私、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等的 案件中。特别是在强奸、猥亵、侮辱、诽谤等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刑事或民

24姜剑云:《法律领域使用模糊词语的一些相关问题》,载《法律语言与翻译(第二辑)》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1 年。

 

事案件中。这类案件在侦查、审理阶段必然会涉及到很多不宜用准确的语言来叙 述或描写的情形,比如奸污的情节、下流的语言、淫秽的动作等细节问题,所有 这些将借助于模糊语言来表达相同的意思。

“北京首例短信性骚扰案,朝阳区法院判决中有如下叙述:朝 阳法院认为,齐某对闰某出于性意识的故意,在违背闰某主观意愿 的情况下,以发送淫秽性和猥亵性手机短信的方式,引起了闰某的 心理反感,侵扰了闰某保持自己与性有关的精神状态愉悦的性权利。 因此认定齐某的行为构成了性骚扰,并非齐某辩称的玩笑过火行为。 因此,法院判决齐某停止对闰某利用通讯工具进行性骚扰侵害的行 为,向闰某赔礼道歉,并赔偿闰某精神抚慰金1000元。”喝

在这里法官并没有对淫秽、猥亵的细节做进一步的表述,而是使用了“淫秽”、 “猥亵”模糊词语,该模糊词语的使用,既对案情进行了相对完整地描述,又隐 去了不宜准确叙述的内容,保护了受害者免受二次伤害,维护了社会的公序良俗, 维护了法律语言应有的庄严、肃穆。而之所以能用模糊词语,是因为在侦查讯问 过程中对于犯罪人的具体的侮辱行为和内容已经查明,而且已经作为定案的依据 存在,对犯罪人的定罪量刑已经没有影响,因此,对这部分不宜准确描述的内容 进行适当的模糊处理,概括地进行反映,既符合法律的人文要求,又符合法律语 言简洁、庄严的要求。又隐去了不宜叙述的内容,很好地维护了法律语言应有的 庄严、肃穆。

第二节消极作用

根据上文可知,法律语言的模糊性是必不可少的,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 性,并且在法律领域中起着无可替代的特殊作用。然而另一方面,我们又要看到 它的弊端。语言的模糊是需要有“度”的,语言的模糊必须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 否则过度的模糊将会破坏法律语言模糊性在法律领域中的积极作用,从而导致法 律法规在实践中难以操作。语言中的精确词语与模糊词语毕竟是同一矛盾的两个

25冀婷婷:《法律语言模糊性的语义学和语用学视角研究》,中国学术期刊电子杂志社,2007年8月。

 

不同方面,如果过度使用模糊性法律词语,那就有可能混淆法律概念,破坏法律 应有的严谨和准确。英国法学家曼斯斐尔德勋爵曾说过:世界上的大多数纠纷都 是由词语所引起的。在法律语言中过度使用模糊词语,就会导致法律过于模糊, 进而导致法律的规范、指引作用无从发挥,也使民众无所适从,从而有可能导致 司法运作的主观随意性,也有可能为一些司法人员的权力寻租提供方便,还可能 给正常的司法运作增加难度。具体来说,模糊法律语言消极作用表现在以下几个 方面:

一、不利于国家法律的协调统一

一个国家内部的法律应当协调统一,所以一个词语在一部法律或不同法律中 所用的意义应当是一致的,除非有特殊规定之外,以体现法律内部及各种部门法 之间的协调,这样才便于公众理解,从而更好的守法。比如对于“抵押权”,我 国《物权法》和《担保法》都有规定,两者的概念就应明确一致,才能使当事人 明确自己行为的法律效果。但也有一些法律在这方面做的不好,比如,我国刑法 中有些条文的规定与其它部门法之间存在不一致之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规定的“国有企业”中的“有”,指的是“国家所有 制”;《民法通则》第五章第一节中规定的“国家所有的土地”,“国家所有的森林、 山岭、草原……”,”国家所有的矿藏,水流……”,”国家所有的财产”等表述中 的“有”则指的是“国家所有权”。尽管都是“有”这同一个字,然而在不同的 法律中表达的是不同的意思。“所有制”与“所有权”是两个性质不同的事物, “所有制”是经济学上的概念,主要指国家的一种政治经济体制,而“所有权” 是法律上的概念,它指的是一种权利。

由此可见,法律语言基于其抽象性、概括性而产生的模糊性,可能造成不同 部门法之间法律规定的不一致,甚至导致相互冲突情况的出现,从而不利于国家 法律法律的协调统一,进而使得广大民众对法律规定产生疑惑,也容易使得执法 者在适用法律规范时无所适从。

二、可能破坏法律公正

为了提高法律的适应性,扩大法律的适用范围,确保法律的稳定性与相对统
一,立法者在法律规则中使用了大量的模糊语言,以便给予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 权,使其在不违背法律主旨的前提下,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根据具体个案的不 同酌情适用法律,从而更好地实现法与情的统一,体现法律的人文关怀。然而, 在现实中我们又不可避免的看到,模糊语言的这一正功能适用不当反而会造成相 当恶劣的社会影响。

模糊的立法语言固然可以让司法人员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处理,体现人文精 神,但同时也会造成司法的随意性。当立法比较模糊时,法官可能就会根据自己 的个人喜好,自己的价值观去选择适用相关的法条,带有一定的主观随意性。

法律中模糊性语言的存在,使法官拥有了一定的自由裁量权,法官可以在法 律允许的范围内根据案件的犯罪情节、犯罪后果、犯罪人的主观罪过等方面适用 恰当的刑罚。然而我们又要看到,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运用得 当,就能准确有效地打击犯罪,维护公平正义;而如果运用不当或滥用,就可能 会放纵犯罪或冤枉无辜,有违法律公正的价值取向。贝卡利亚曾对自由裁量权过 大可能出现的危险做过这样的表述:“法律的精神可能会取决于一个法官的逻辑 是好是坏;取决于人们感情的波动;取决于受难者的软弱程度;取决于法官与被 害者之间的关系;取决于在人们波动的心中改变着事物面目的一切细微的力量”。 26比如说同样是杀人案件,即使犯罪情节与犯罪后果相似,不同的法官对此作出 的判决结果也往往不同。而这样不同的判决可能就会引起人们对司法公正的怀 疑,猜疑其中可能存在徇私枉法,从而损害司法机关的威信。

再者,模糊的立法语言也给一些素质不高的司法人员赋予了变相立法的权 力,为其“权力寻租”提供了可能。孟德斯鸿认为,人是一种“局限存在物”。 法官作为人,同样是“局限存在物”。他们的知识和品德并不是可以完全信赖的。 有的时候,他们可能因为外来压力而不得不徇私枉法,也可能仅仅为了满足一己 之私而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 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到追诉,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从而滋生司法 腐败。

模糊语言基于其在法律领域中的积极作用,必然会在法律语言中得到广泛使 用。客观存在于法律语言中。模糊性同准确性一样,都是法律语言的特点。模糊

贝卡里亚《论犯罪与刑罚》,黄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性语言在法律领域有着独特的作用,使用得当能解决准确语言不能解决的一些问 题,既能使法律语言的表述简洁、周密、准确,又能增加法律规范的弹性和适应 性,同时还能兼顾法律语言特定的语言风格要求。但同时我们又要看到模糊性语 言在法律领域中的适用产生的弊端。过度模糊的法律语言不利于国家法律的协调 统一,可能会造成司法的随意性,破坏司法公正,滋生司法腐败,因此,对模糊 语言的使用要异常慎重。对其在法律领域的使用,笔者简单提出以下几种建议:

(一)不可用时绝不用。模糊语言的可用与否,除了取决于法律工作者的法律头 脑,还受制于法律法规的性质、宗旨和使命。立法条文中的各种法律行为各自的 本质属性是不能随意改变的,所以如果某个法律条文直接关系到案件的定罪量 刑,关系到公民的生命、财产权利,关系到公民有权利与无权利,关系到公民有 义务与无义务,关系到国家的领土与主权等重大问题,则必须使用确切词语,应 当尽可能表述地清晰明确,力图避免使用模糊语言。正如一位学者说:凡是认定 合法与非法、罪与非罪、有权利与无权利、有义务与无义务等有关的内容都必须 使用确切词语表述。如果实在因为迫不得已而使用模糊词语,那么必须及时采取 措施,消除其模糊义,或降低其模糊度,尽可能避免或减小其负面影响。(二) 可用可不用时,不用为宜。准确性是法律的生命。确定明确的法律才具有可实施 性,才能指导人们的行为,规范社会活动,因此在立法或司法语言中如果可以不 用模糊语言时,则最好不用。在可用可不用的情况下,如果能找到相应的精确表 述加以取代的,自是不用为好。但是如果由于某种特殊的需要而不得不已用时, 必须根据法律需要,尽量消除其模糊性或者降低其模糊度。又或者通过立法、司 法解释,对存在的模糊性语言进行解释,使之语义明确化。

第四章模糊性法律语言的翻译

第一节法律翻译研究现状

法律翻译作为连接不同国家、不同法系之间法律交流的桥梁,受到了法律界 和翻译界的共同关注,法律界和翻译界的专家学者都对法律翻译的研究作出了贡 献。整体而言,我国法律翻译起步较晚,学术成果多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根 据李德凤、胡牧的统计,有关法律翻译领域的研究成果相对集中地出现在《中国 翻译》、《中国科技翻译》以及《上海科技翻译》中。从内容上讲,目前对于法律 翻译的研究大都集中在法律翻译理论,法律语言特征及翻译,法律翻译原则,法 律翻译方法,法律词语翻译这几个方面。从当前的研究成果我们可以看出,法律 翻译理论层次的研究亟待加强,因为有关法律翻译理论的探讨成果只占法律翻译 研究的9好7,远远滞后于其它研究范畴。同时研究指出法律翻译缺少方法论的指 导,没有明确的方法论作为引导方向,缺乏深入研究的明确目标。

从现有的关于法律翻译的书籍、期刊、学术论文等资料我们可以看出,对法 律翻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宏观层面,微观层面的研究著述并不算丰富,特别是对 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这一领域,相关的研究不多也不深入,很多时候只是在文中 捎带提到,并不作为研究的主要方面,而关于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策略问题,因 为缺乏系统的翻译理论的指导,采取的翻译策略也都是在翻译领域普遍适用的基 本翻译策略,比如直译,意译,省译,增译等,因此关于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这 方面的研究比较匮乏,并且目前并没有专门的著作研究模糊语的翻译。

法律翻译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需要系统科学的理论指导,否则法律翻译就 不能上升到其应达到的理论层面。目前关于法律翻译的研究多是集中在翻译技巧 上,对法律翻译的理论研究并不丰富,而且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翻译理论来指 导法律翻译。作者认为,法律翻译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有 其自身的特点,一般的翻译理论虽然可以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但毕竟不是法律 翻译特有的理论,因此,为了改变这一现状,需要各种翻译理论不断磨合,不断 创新发展,最终形成专门的、体系完整的法律翻译理论。基于目前这一理论的缺 乏,法律翻译只能在现有的成形的翻译理论中选择一个体系完整的科学理论对其 进行指导。作者认为,在众多的翻译理论中,尤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可以作 为法律翻译的指导理论,因为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体系完整,且对翻译有着普遍 指导性,给法律翻译提供了广阔的视角。因此,本章就以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为 指导,探讨翻译在应对法律语言模糊性中的策略。

27李德凤,胡牧:《法律翻译研究:现状与前瞻》,载《中国科技翻译》2006年8月。

第二节功能对等翻译理论

各种语言之间最稳定的要素就是语言的功能。语言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其发挥 的功能,即语言对人类交际活动所起的作用,而且语言的生命力也是通过其功能 体现出来的,所以不论是在翻译理论研究还是翻译实践中,都应当重视语言的功 能。由于不同的语言的在语言形式,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差异,在翻译 中很难做到语义和形式的一一对应,而且很多情况下会造成不对等,不可译。各 种语言之间最稳定的对等要素是语言的功能,因为不管各种语言之间差异多大, 它们所具备、发挥的功能却是基本一致的,译者可以通过不同的语言形式或不同 的语义内容达到功能的对等。所以,原文和译文只有在功能一致的前提下才能实 现实质上的意义对等,达到相同的交际效果。因此,把语言的功能对等纳入翻译 的标准是非常科学合理的。

尤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就把读者反应纳入到翻译标准中,重视通过实现 不同语言之间功能的对等,进而达到交际目的的对等。该理论具有完整的科学体 系,且对翻译有着普遍指导性,因此,作者认为以尤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指 导法律翻译,尤其是法律语言中的模糊语的翻译是非常科学而又实用的。

美国语言学家、翻译理论家尤金• A •奈达于1964年出版《翻译科学探索》 一书,书中首次提出了 “动态对等”翻译理论,之后为避免误解将其更名为“功 能对等”。奈达认为“所谓翻译就是在译语中用最切近而又最自然的对等语再现 源语的信息,首先是意义,其次是文体”。宏”奈达理论的核心概念是“功能对等”, 就是说翻译时不求文字表面的死板对应,而要在两种语言间达成功能上的对等,” 凶要使目的语信息的读者与源语信息的读者对信息的反应基本相同。他有关翻译 的定义指明翻译不仅是词汇意义上的,还包括语义、风格和文体的对等,翻译传 达的信息既有表层词汇信息,也有深层的文化信息。奈达强调翻译“不仅是字面 传意,更要传递文化内涵。”3°奈达在《从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论圣经翻译中 的功能对等》(From One Language to Another) 一书中,对原动态对等理论中“信 息”的概念作了补充,将源语的信息进一步界定为思想内容和语言形式,提出功 能对等的翻译不但是信息内容上的对等,而且,尽可能地要求形式对等。奈达认

28 Nida,E. A.& C.R.Taber,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nslation. Leiden, the Netherlands : E. J . Brill, 1969.

29张法连:《法律英语翻译》,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03页。

30张法连:《法律英语翻译》,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03页。

为形式也表达原文意义,改变形式也就改变了意义。但是他又认为“意义是最重 要的,形式其次”。形式很可能掩藏源语的文化意义并阻碍文化交流,所以,有 时候为了意义对等的需要就不得不牺牲形式对等。奈达的对等理论包括四个方面 的对等:词汇对等,句法对等,篇章对等和文体对等。因此,在应对法律语言中 的模糊语时,应当以尤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为指导,从词汇对等,句法对等, 篇章对等和文体对等四个方面对模糊语作出恰当的翻译,以在目的语中准确地再 现源语的信息,源语和目的语做到信息对等。

第三节模糊法律语言的翻译策略

法律语言中存在的模糊词语往往有着特殊的语用功能,如概括、保护、委婉 等。因此,我们在翻译的过程中,为了达到功能对等,对模糊词语的翻译在译文 中也要表现出其在原语中的语用功能。鉴于此,对法律语言中模糊语的翻译提出 以下几点翻译策略:

一\词汇对等

(一)直译

不论是在汉语中还是英语中,都存在大量的模糊语,其中很多模糊语在目标 语中是可以找到相对应的模糊语的,这就使得直译,即模糊译为模糊成为可能, 达到最基本的词汇层面的对等。模糊是语言的内在属性,法律语言中也存在着大 量的模糊语言,而且很多情况下,法律文件的起草者往往是有意使用模糊语言, 意图实现某种目标,因此在这种情形下,采用直译法最能体现法律文件作者的本 意。也就是把原语中的模糊语翻译成译语中相对应的模糊语,既可以达到词汇层 面的对等,又能进一步达到语义上的对等,并能重现原文模糊语所产生的语境效 果。朱定初曾经说过,“如果源语本身在其本国法律制度下已有相当明确的意义, 不应译成含混或模棱两可之词;反之,如果源语的意义含混或模棱两可,译者无 权自作主张,译作意义清晰明确的词语。”译者的任务是传达准确的信息,而不 是对法律进行解释,明确法律表达的含义,所以译者在翻译源语中的模糊语时要

立足于原文,做到翻译的语义对等,不能盲目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例如:

《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八条:因正当防卫造成损害的,不承 担民事责任。正当防卫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应 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

译文:A person who causes harm in exercising justifiable defence shall not bear civil liability. If justifiable defence exceeds the limits of necessity and undue harm is caused, an appropriate amount of civil liability shall be borne.(《民法通则》AAA译本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对格式条款的理解发 生争议的,应当按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 的,应当做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格式条款和非格式 不一致的,应当采用非格式条款。

译文:If a dispute over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ndard terms occurs, it shall be interpreted according to general understcmding. Where there are two or more kinds of interpretation, an interpretation unfavorable to the party supplying the standard terms shall be preferred. Where the standard terms are inconsistent yvith non-standard terms, the latter shall be adopted.

原文中“必要的”,“不应有的”、“适当的”、“通常理解”词义模糊,这些词 的语义没有明确的界限,在司法实践中,基于不同的价值判断,对一起正当防卫 案件是否超过了必要的限度,是否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害,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 看法,而什么样的民事责任为适当的民事责任,每个人的判断标准也不一样。这 样的模糊表达就给了司法者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可以根据具体个案的不同灵活适 用法律。而对格式条款的争议进行“通常理解”这一表述也具有相当的模糊性。 由于每个人受教育水平、成长环境、思维方式等的差异,不同的人对格式条款的 争议有不同的理解,因此立法者在制定该法律规则时并没有设定一个明确统一的 解释标准,而是使用该模糊表达,以便在实际发生该类争议时可以根据争议当事 人的受教育水平、成长环境及争议发生地的惯例做法等确定该“通常理解”应该 如何解释更为合理。从以上例子中我们应该看到,模糊词语在法律条文中的使用 通常是立法者有意为之,是为了使意思表达的更充分、完整,给执行法律留下足 够的空间,避免法律僵化。所以,我们在翻译源语中的模糊词语时,要在目标语 使用意义最相近的模糊词语,这样,目的语的读者就可以和源语的读者一样体会 源语立法者使用模糊语的意图,感受原文的模糊表述所传达的准确性,以及模糊 语的使用给法律带来的灵活性与更广的适用性。

(二)模糊译为准确

在法律翻译活动中我们除了考虑语言文字的翻译外,还必须考虑到国与国之 间在语言、法律制度等文化方面的差异,关注“译文读者的反应”,把文化因素 考虑在内,否则脱离文化背景,单纯的就翻译而翻译,往往就会造成目标语读者 的理解障碍,甚至可能会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而导致理解偏差。为了达到译文读 者对译文的反应与原文读者对原文的反应基本一致的目标,我们在进行翻译活动 时往往要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对于原文中存在的模糊词语,通常采用直译法,即 模糊译为模糊,以达到词汇与语义的对等,但是如果直译不能有效地传达模糊词 语蕴含的语义,且有可能会造成译文读者的疑惑,这时我们就要考虑根据原文的 精神实质,把原文中的模糊词语进行适当的处理,把它翻译成目的语中的准确词 语,以便更忠实地表达原文的思想内容,消除可能产生的误解或疑惑。

《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扶养适用与被扶养人有最

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

译文: Maintenance of a spouse after divorce shall be boimd by the law of the country which the spouse is most closely connected.

“扶养”在汉语的语境下是指同辈人之间在物质上和生活上的互相帮助,特 别是夫妻之间。该条文规定于民法通则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部分,基于中外 文化差异,如果译文不对该词进行明确,则目标语读者可能就会扩大对该词的理 解,扩大其使用范围,因此,译文在考虑原文的篇章语境与立法意图之后,对该 词进行了准确化处理,把被扶养对象限定为配偶,从而使目标语读者对该法律条 文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

二、句法对等

(一)增词减词

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也强调原文和译文在句法层面的对等,句子的形式也在 一定程度上表达信息。由于汉语和英语在语法、遣词造句、句子结构等方面存在 差异,所以有时候在翻译过程中,为了达到句法的对等,需要对原文的句子做一 些改动,其中经常使用的就是变换语序和增词减词。增词通常有两种情况,一种 是把原文句子里隐含的,或上下文意思清楚但没写出来的词在翻译时增补进去, 以使译文清楚明白地表达原文的意思,这是出于语义上的需要。另一种是出于句 法上的需要,把原文省略的句子成分在翻译时补充进去,以使译文的句子意思表 达完整。减词是基于英汉两种语言的表达方式、修辞手段等的不同,为了使译文 做到简洁流畅,符合目标语的规范,就去掉多余的、没有必要翻译的词的做法。 这类词在汉语中往往是一些没有实在意义的辅助词,译文中对其省略并不影响原 文的正确理解。因此,在翻译法律语言中的模糊语的时候,也要把句法对等考虑 进去。

模糊词语的语义边界是不确定的,语义较广,它的涵义通常隐含在句子里, 或者在特定的上下文语境中能推出来,也就是说它的语义的不确定性在特定的语 境中往往又是确定的,所以我们在翻译这类模糊词语时可以根据上下文,通过增 补词语或者省略没有独立意义的模糊辅助词,以使模糊词语在译文中意思表达更 加明确,界定其语义范围,从而更加准确地传达原文的意思,因为毕竟准确性是 法律翻译最重要的原则,准确传达原法律文件的意义是译者的使命。

合同一方将合同的权利、义务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的,应 取得另一方的同意,并不得牟利。

译文:If a party to a contract transfers all or part of his contractual rights or obligations to a third person, he shall obtain the other party’s consent and may not seek profits therefrom.

“牟利” 一词虽然中心语义很明确,就是谋取利益,但是该词的语域很广, 并没有对“利”的来源作出限定,如果不是在具体的语境中,该词的意义就比较 宽泛。上例中,根据上下文语境可知法律所禁止的牟利行为是从合同转让中谋取 利益,而非禁止所有的牟利行为。既然我们可以根据语境明白法律具体禁止的行 为,了解了法规制定者的意图,那么翻译该条文时我们就要把该条文真正要表达 的意思传达出来,把原本带有模糊意义的词语明确化,通过增加“therefrom” 一词,让译文读者也清晰地了解该法律明确禁止的是从合同转让中牟利,使译文 意思的传达更加准确。

合营企业在境外银行开立外汇账户的,应当向国家外汇管理局 或者其分局报告收付情况和提供银行对账单。空

译文:A joint venture company which maintains foreign exchange accounts with banks outside the territory of China shall report its receipts and payments and provide bank statements to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Exchange Control or its branch.

在土地使用期间,在不影响乙方保护自身及客户机密信息的前 提下,甲方有权依法监督和检查土地的土地使用权的开发、使用、 转让、租赁、抵押和终止的情况。如果甲方意欲检查乙方使用土地 的情况,应在进行检查前5个工作日书面通知乙方。工

译文:During the Land Use Tem, Party A shall, subject to Party B fs right to protect it and its customers’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have the right to supervise and inspect, in accordance w泌 law, the development, utilization, assignment, lease, mortgage and termination of the Land Use Rights to the Land. If Party A desires to inspect Party B’s use of the Land, Party A shall notify Party B of the contemplated inspection in writing five (5) working days prior to the date on which the inspection yvill be conducted.

汉语句子里经常出现“……情况工”……问题<”……局面”等这样的词语,

32孙万彪:《汉英法律翻译教程》,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93页。 33孙万彪:《汉英法律翻译教程》,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86页。

这是因为抽象名词在汉语句子里基本上不单独出现,一般情况下都是与上述的词 语习惯搭配,形成相对固定的词组,而英语大量使用抽象名词,不存在汉语这样 的搭配,因而在英译时只要选用一个意思与之对应的抽象词语即可。况且这类词 往往在具体的上下文中没有实在意义,仅仅是表明“范畴”的辅助词,所以在翻 译时可以省略,以免产生累赘而又不规范的英语。鉴于此,上述两例中原文中“情 况”在译文中就省略不译了,并且省略之后对理解原文不构成任何影响。

(二)排除词汇的普通意义

除了上文讲到的句法对等之外,还有一种情况很是值得注意。一词多义是造 成法律语言模糊的原因之一,而句子是由词语、词组构成的,由于一词多义现象 的存在,有些词语本身意义明确,不存在模糊现象,然而当它出现在句子当中, 成为句子的组成部分的时候,往往就会因为特定法律语境的存在导致词义出现不 确定性,从而使得该句子出现模糊,意义无法确定。此时,就需要译者掌握大量 的法律专业术语和法律背景知识,通过排斥词语,词组与法律无关的普通意义从 而揭示该词特定的法律意义,从而准确理解句子表达的含义。例如:

A contract is also a bargain. This means that a contractual promise

is never made as a gift and must be based on ccmsideration

A negotiable instrument is a special written contract which obligates a party to pay a certain sum of money on specified terms.3 5

4 tenancy at suffeyance (sometimes called a holdover tenancy) exists ^vhen a tenant remains in possession of property after the expiration of his lease, and until the landlord acts to eject the tenant from the property.3 6

Consideration本身意义是比较明确的,在日常用语中表示考虑、关心; negotiable日常用作可谈判的、可协商的;instrument通常是指仪器、工具、乐器 等,然而这些词作为句子的组成部分进入到法律语境中之后,意义就发生了改变,

34董世忠,赵建主编:《法律英语(第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85-186页。

35董世忠,赵建主编:《法律英语(第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269页。

36董世忠,赵建主编:《法律英语(第二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353页。

其中,consideration是合同中经常出现的专业术语,表示合同的对价;negotiable instrument在法律中指的是可转让、可议付的票据。第三个例子中的词组A tenancy at sufferance表示逾期租赁,是美国财产法中关于不动产租赁的一项规定,是特 定的法律术语,跟其字面意义相去甚远。这些词语、词组在法律语境中都有了特 定的法律含义,读者如果以词语的普通含义去理解整个句子,肯定就会茫然不知 所言。所以,这就要求法律翻译的译者必须具有丰富的法律专业知识,在碰到一 词多义的词汇时,能排除词汇的普通意义,明晰其专门的法律意义,从而能使译 文读者对整个句子的理解不会出现模糊、偏差。

三、文体对等

“翻译就是转换承载信息的语言,把一种语言承载的信息用另一种语言表 达出来。翻译是在操不同语言的人之间进行的交际活动,通过两种语言的转换达 到社会交际的目的。王德春教授认为,翻译是一种语际转换的过程,在语际转 换的过程中,改变的是语言体系,而话语的信息内容要保持不变。在语际转换时, 由于语言的民族特点,译文难以成为原文的绝对等值物,但译者要争取尽可能的 高度等值,首先是意义上的等值,其次是风格上的等值。犯根据奈达的功能对等理 论,形式也表达原文意义,改变形式也就改变了意义,语言的文体作为语言的表 现形式之一,其在信息的传达过程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法律语篇是由词汇、 句子构成的,因此,词汇、句子理解的偏差、模糊自然就会导致法律语篇的偏差、 模糊。止匕外,由于法律语言是规范性的语言,法律文体专业、正式,有别于日常 语言风格,因此在法律翻译的过程中要注意实现英汉两种语言的文体对等。

(一)选择专业的法律用语

法律文体作为规范性的正式文体,具有专业、规范、庄重、严肃的文体风格, 所以从文体的角度看,为了达到两种语言的文体对等,进而达到功能的对等,要 求在翻译时要做到正式对正式,规范对规范。这就要求译者在翻译过程中要选择 专业的法律用语,以做到译文的专业、规范,使译文和原文达到文体上的对等。 例如:

37王德春:《论翻译学和翻译的实质》,载《浙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4年第二期。

38王德春:《论翻译学和翻译的实质》,载《浙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4年第二期。

……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尤

其徒刑,并处骗购外汇数额5%以上30%以下罚金;……

…if the amount is huge, or if there are other serious circumstances, he shall be sentenced to fixed-term imprisonment of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but not more than ten years and shall also be fined not less than 5 percent but not more than 30 percent of the amount of foreign exchange fraudulently purchased;…

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了《国 务院关于提请审议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补充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资本 金的议案》。

At its 13th Meeting,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Eigh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discussed the Proposal of the State Council for the Issue of Special Government Bonds by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to Supplement the Capital of the Wholly State-owned Commercial Bank.

上述两个例子中选用的词“also”属于普通词汇,用在法律的语境中影响译 文的风格,如果改用词义较窄的concurrently,就会截然不同;第二个例子中, 译文用discussed来表达慎重、严肃的“审议”,与原文的风格和准确性出入都 很大。选词的不专业就会导致译文读者对原文信息的理解产生偏差、模糊,不能 深切体会原语的法律语体风格,从而导致译文无法准确传达原文所要表达的信 息、意义等。所以,为了实现原文和译文的功能对等,语义对等,选择专业的法 律用语以保证原文和译文的文体对等就尤为重要。

(二)使用恰当的句子结构

英语重形合,汉语重意合,所以英语和汉语在句子结构方面存在着很大的不 同。英语重形,在句法形式上多使用过渡词语将句子成分连接起来,即句子上下 文的逻辑关系要借助过渡词来传输。汉语重意,靠内在的意义而不是具体的词汇

39李德凤,胡牧,李丽编:《法律文本翻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版,第67页。 形式来表示语义内容的衔接。汉语法律语言是非常典型的汉语结构,呈“倒三角 形”,头重脚轻。而法律英语的结构一般是“头轻脚重”的正三角形结构。所以 译者在翻译法律文件时也要考虑英汉两种语言的句子结构差异,用地道的译入语 的句子结构把原文翻译出来,使原文和译文做到句子结构层面的对等,从而进一 步实现文体对等,因为句子结构也是文体的组成部分。例如:

为了规范保险活动,保护保险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加强对保险

业的监督管理,促进保险事业的发展,制定本法。4°

This /aw is encicted w泌 the purpose of regulating insurance activities, protecting the legitimate rights of the parties to insurance, strengthening supervision and control over the insurance business and contributing to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the insurance industry.

汉语多使用主动句和无主句,而英语中被动语态的使用频率很高,因此为了 实现语言的功能对等,英译时要把汉语的主动句和无主句翻译为英语中的被动 句,以实现文体的对等。上例中汉语句子的主要成分“制定本法”是无主句,在 英译时首先抓住主要成分,然后再叙述次要内容,采用了被动句与无主句对应, 使得原文和译文具有同样的语体特征和表意功能。

(三)加强语言修养

翻译要求译者对原语和目标语都有比较深厚的语言功底和文化功底,能熟练 掌控两种语言,而且要熟悉、了解两种不同语言之间的文化,能够用准确、地道 而又规范的目标语把原语所要表达的意思、内涵等传达出来,使译文做到信、达、 雅。然而任何人对一种语言的掌握程度和对不同学科知识的了解都是有限的,不 可能做到什么都懂,什么错误都不犯。有时候,译者会由于对目标语掌握程度有 限,或者对文章相关的背景知识了解不够深入,或者对目标语国家的法律制度、 法律文化等不甚了解,从而使得译文质量欠佳,语意表达模糊不清,或者英译汉 时译文严重欧化,汉译英时译文不地道,为汉语式的英语,从而妨碍译文读者准 确理解原文所要表达的含义。

4°李德凤,胡牧,李丽编:《法律文本翻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版,第143页。

例:Noting that letters of credit had not been the subject of statutory enactment and that the law concerning them had been developed in the cases, the Comment stated that Article 5 was intended “within its limited scope” to set an independent theoretical frame for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letters of credit.

译文:通过强调信用证从来都没能成为制定法的调整对象以及 与此有关的判例法尚在发展之中,该正式评论阐明第五篇的宗旨在 于“在有限的范围内”为信用证法律的未来发展建立独立的理论框 架。

该译文的译者由于语言能力和法律知识欠佳,使得该译文质量不高,语意不 清且译文前半句属于明显的欧式汉语,读起来很别扭。Noting在原文中的含义 指的是”鉴于”而非”强调”;he law concerning them had been developed in the cases 是指有关信用证的法律是在判例中建立发展起来的,而不是指“有关的判例法尚 在发展之中”,而且凭借常识我们也应当知道,为了说明该篇的立法目的,官方 评论不可能不去强调立法的目的,而去强调为什么信用证没能成为制定法的调整 对象以及判例法还在发展之中。

改译:鉴于信用证一直未能成为制定法的对象,且调整信用证 的有关法律一直是通过判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正式评论指出,第 五篇的目的是要在“有限的范围内”为信用证进一步发展建立理论 框架。

由此可知,译者的语言修养跟译文的质量息息相关,为了译文能够准确传达 原文的语意,使得译文不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在语言风格、文体特征上都能与原文 做到对等,那就需要译者提高自己的语言修养,既要提高自己的外语能力,又要 丰富自己的法律知识,只有这样才能使得译文的信息不会出现模糊的情况,从而 既做到内容的对等,又做到形式、文体的对等。

四、创造新词

翻译的本质就是把用一种语言表达出来的思想用另外一种语言表达出来,它 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是对一种语言的正确理解,另一个是用另外一种语言来表达。 由于英汉两种语言在用词、语法、句子结构以及文化等方面的差异,汉语中有些 表示模糊概念的词语在翻译成英语时并没有相对应的词语,无法采用上述的翻译 策略,这时译者就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在不影响理解的基础上,发挥聪明 才智,以功能对等理论为指导,通过适当变通手段,灵活处理,做到既使译文准 确传达原文的意思,又最大可能地保留原文的特色,只有认识语言现象背后的没 有用文字表述出来的文化内涵,才能达到法律翻译的忠实性要求。例如:

本法所称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 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条)

译文: A contract is an agreement establishing, modifying and terminating the civil rights and obligations between subjects of equal footing, that is, between natural persons, legal persons, or other organizations o

该条文中,自然人、法人都是模糊语,而且其词义在英语中是空缺的,因为 英语中不存在自然人和法人,这种情况下,译者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 创造了 “natural personv和“legal personv两个词语,而且随着全球化的发 展,各国之间政治经济文化交往日益频繁,中国的法律被越来越多地介绍到国外, 因此带有明显中国法律特色的这两个术语也进入了国际视野,并伴随着中国法律 走出国门,慢慢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再如:

我国《民法通则》第15条规定:“公民以他的户籍所在地的居 住地为住所,经常居住地与住所不一致,经常居住地视为住所。”

The domicile of a citizen shall be the place where his residence is registered; if his habitual residence is not the same as his domicile, his habitual residence shall be regarded as his domicile.

“户籍”是只有中国才有的一个术语,国外并不存在户籍、户口这一说,所 以本法条中“户籍所在地”的翻译就分外考验译者的翻译水平,既要把中国独有 的这一术语选用合适的词语译出,同时又要使译文读者明白其含义,避免产生理 解困惑。既然该术语在英语中不存在相对应的词,因而译者在翻译时并没有采取 一词对一词的译法,而是在充分理解法律概念的基础上做了灵活变通,使用了定 语从句”the place where his residence is registered,把该词的含义表达了 出来, 做到了语义对等。

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追求目的语读者对译文信息的反应和源语读者对原文 信息的反应保持一致,译文不但与原文信息内容上对等,形式上也要尽可能地对 等。因此,对法律语言中的模糊词语的翻译最恰当的译法就是直译,模糊译为模 糊,做到语义与语用的对等。但同时奈达又指出,为了追求信息内容上的对等, 有时候可以改变原文的形式,放弃形式对等而求得信息内容的对等。因为有些时 候直译可能会使意义表达错误,过于追求形式对等可能引起严重的意义不明或是 导致译文语法错误、语体不合等表达不规范。所以,为了达到译文读者对译文信 息的反应和原文读者对原文信息的反应相一致的目标,对于法律语言中模糊词语 的翻译,译者就不得不采用灵活多变的翻译策略,把模糊译为精确,增译或省译, 以及其他的灵活变通方法,以确保译文表意的清晰、明确。止匕外,文化因素在法 律翻译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法律翻译是一种有目的的法律文化交际,文化是影 响法律翻译活动的重要因素之一。法律中的文化语境反映了不同国家的社会制 度、传统文化及某些特定的历史原因,所以法律译者要深入了解法律语言的各个 层面,了解其背后的文化内涵,然后根据交际的需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施 展自己的创新能力,坚持以译入语为导向,以功能对等理论为指导,主动采取某 些翻译策略,以便适应法律交流的需要,确保译入语与原语取得对等的表意功能 及法律功能。正如杜金榜教授说过的“法律翻译又是一个创新过程,是一个囿于 法律、语言、文化等因素构成的框架内的积极而有限制的创新过程”。£

41杜金榜:《法律语言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第159页

结语

模糊是客观存在于语言中的现象,是自然语言的属性之一,作为自然语言分 支的法律语言也不可避免的具有模糊性,模糊性词语在法律语言中随处可见。此 外,法律语言存在模糊性的原因有很多,既有法律语言本身的特征,人的认知能 力的有限性与法律现象复杂性之间的矛盾等客观原因,也有立法者有意使用模糊 语言等主观原因。模糊性语言在法律领域中起着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它的使用 不仅使法律规范更加准确、严谨、周密和简洁,还能为法律的适用增加弹性,扩 大法律的适用性,同时在某些特定场合下维护法律的庄严和权威。但另一方面我 们又要看到过度模糊的法律语言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有可能妨碍国家法律的协 调统一,可能有碍司法公正,滋生司法腐败。因此,在法律领域使用模糊语言必 须要慎重,不可用时绝对不用,可用可不用时最好不用,即使使用,也要注意词 语的模糊度,尽量选择模糊度比较小的词语。既然模糊语言广泛存在于法律领域 之中,作为不同国家之间进行法律交流桥梁的法律翻译就不可避免地在翻译实践 中碰到此类语言的翻译问题。对于该类模糊词语的翻译,既要遵循法律翻译的宏 观标准和原则,做到准确严谨、清晰简明、前后一致、语体规范,同时又要选择 科学的翻译理论,在其指导下灵活运用多种翻译策略,以确保译文的质量。在众 多的翻译理论当中,作者认为尤金•奈达的功能对等理论以其科学的体系和旺盛 的生命力最适合作为法律翻译的指导理论。法律翻译是一种跨文化交际活动,为 了使译入语读者对译文的反应与源语读者对原文的反应一致,译者就要深入了解 两种语言及法律的不同,以便准确传达原文的意思,做到译文与原文的语义及语 用的对等。并在功能对等理论的指导下,对法律语言中的模糊性词语采取多种翻 译策略,如模糊译为模糊,最直接的实现语义和形式的对等;模糊译为模糊可能 导致语义表达不清的情况下,模糊译为准确,实现语义对等;或者根据两种语言 本身在语法、句子结构等方面的差异,增加词语或者减少词语翻译;如果上述策 略均行不通的情况下,译者就要发挥主观能动性,根据交流的需要灵活处理。

法律语言的模糊性及其翻译是个方兴未艾的领域,作者希望通过本文对法律 语言模糊性及其翻译策略的探索,能够帮助法律工作者对此有所认识和了解。关 于模糊性法律语言的翻译,研究资料并不丰富,研究也不够深入,作者希望法学 界、语言学届、翻译界的专家和学者能对此做更深入的研究和探索,以不断完善 该领域的理论,从而更好地指导翻译实践。

我们提供的笔译服务始终如一、质量可靠、值得信赖。为帮助客户了解我们的质量,我们可以接受200字以内免费试译。客户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业务客服
QQ翻译交流群
微信号:benzdeng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